我所沈志耕律師、張若為律師代理的兩例股權投資合同糾紛案[(2016)最高法民再162號,(2016)最高法民再164號(簡稱“164號案”),兩案具有關聯性],由最高人民法院分別于2018年3月31日和2018年5月29日作出終審判決。作為再審階段的代理人,兩位律師為委托人管先生挽回損失約1.3億元。下文對兩起案件進行簡要介紹,拾取兩造及法官的論證片段,以饗讀者。

   一、案情簡介

   2010年12月22日,管先生與沈某簽訂了《股權投資協議書》,約定管先生與沈某一致同意競拍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管先生占60%股權,并可以3至4人作為股東,沈某占40%股權)。雙方商定,不管競拍成交價多少,均以基礎股權價3億元計算股權轉讓款,沈某根據基礎股權價格所在區間支付前期費用。

   2010年12月23日,管先生與陳某、張某簽訂《股權投資協議書》,約定管先生與陳某、張某一致同意競拍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管先生占73%股權,并可以3至4人作為股東,陳某、張某占27%股權)。雙方商定,不管競拍成交價多少,均以基礎股權價4億元計算股權轉讓款。若甲乙雙方未能按協議約定的日期履行足額出資義務,即視為違約,違約金為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拍賣成交價的20%,另加保證金5500萬元。競買成功后,如由于甲方因素,造成乙方未能如期進行工商變更登記其名下占有的27%股權,則甲方應退還乙方已支付的各項款項并承擔該款項30%的違約金。

   2011年1月28日,管先生、沈某、陳某、張某召開股東大會并形成會議紀要,管先生介紹了平江新城公司股權競拍過程并對股東變更情況予以說明。隨后,管先生要求沈某、陳某、張某分期支付各自應付的股權轉讓款。為先行落實關于平江新城公司的股權轉讓余款6210萬元,2011年11月30日,管先生、沈某、陳某、張某與平江新城公司股權出讓方即虎丘公司等八公司達成和解協議,并在2011年12月8日,由沈某先行支付管先生3707萬元,陳某、張某先行支付管先生2503萬元,管先生將收到的6210萬元用于支付股權拍賣余款。2011年12月20日,管先生和唐平以2.07億元聯合受讓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

   二、爭點節選

   在164號案中,陳某、張某是否因股權變更手續未辦理而享有合同解除權。

   1. 再審申請人管先生主張陳某、張某不享有合同解除權,理由如下:

   1) 案件的事實和證據不能證明管先生造成了陳某、張某未能如期進行股權工商變更登記,真正原因在于陳某本人。2011年8月9日,陳某和另案原告沈某合謀,同時分別向蘇州中院起訴,后由沈某向該院提出財產保全,而本案陳某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為該財產保全提供了相應的財產擔保,造成股權被查封,無法辦理股權變更登記。

   2) 股權糾紛了結前不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是各方當事人一致的意思表示,對各當事方具有法律約束力。

   3) 一審法院對于股權的長期錯誤查封,是導致股權變更登記無法辦理的另一因素。當管先生得知資產被查封時,與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平江新城公司分別多次與一審法院積極溝通,并提出了查封復議。陳某、張某起訴后,管先生再次向一審法院提交了解除財產保全申請書并提供了相應擔保。管先生認為案涉爭議部分僅為40%股權,而一審法院卻查封了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及名下所有資產,這是錯誤的。管先生曾多次向有關領導提交案件情況反映,但未得到答復。

   4) 陳某、張某在解除查封問題上不作為,并未提出解除訴訟保全的申請,不愿撤銷沈某案件的保全擔保。

   2. 被申請人辯稱其有權解除合同

   1) 陳某辯稱

   a) 管先生在競拍成功至陳某方第一次起訴至一審法院近9個月的時間內、陳某方撤回第一次起訴(且又支付了2503萬元)至再次起訴的7個月時間,均未按雙方協議辦理股權變更手續。該方兩次履行協議約定而管先生屢屢失信。

   b) 管先生再次未履行股權變更義務的原因并非陳某方造成。暫且按管先生履行協議的主觀意愿因股權被查封而客觀不能理解,該股權被查封系管先生同沈某的股權糾紛導致,無論該案判決結果如何,查封是否正確,均因管先生而起,而非出于陳某方原因。

   2) 張某辯稱

   a) 管先生與沈某的另案訴訟,導致訴訟保全查封平江新城公司土地使用權與房產,與張某無關,純粹是管先生自己的因素所致。至于陳某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在另案中為沈某的訴訟保全申請提供保證擔保,也與張某無關。陳某、張某個人并未為另案中的沈某股權查封申請提供擔保,二人與此無關。

   b)《和解協議》是基于對第三人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利益的?;ざ緣筆弊純齙娜啡?,該和解協議沒有變更《股權投資協議書》的約定,對《股權投資協議書》沒有約束力,股權糾紛了結前不辦理股權變更是各方當事人達成的合意這一主張明顯不能成立。

   c) 陳某、張某在解除股權查封問題上不存在不作為,因為向法院申請解除股權查封的權利是屬于財產保全申請人沈某的,陳某、張某無此權利。至于《合作備忘錄》中所謂的解除訴訟保全申請僅為一種假設,更何況其假定的條件尚未成就,該協議對各方無約束力。且在沈某案中,保全擔保人是法人企業,保全擔保行為是企業經營行為,張某無權隨意撤銷一個法人企業的行為,即便是陳某作為擔保企業的法定代表人,也不能隨便撤銷一個法人企業的擔保行為。

   3. 再審法院意見

   再審法院部分采納了再審申請人的理由,認為股權未能如期辦理變更登記不可完全歸責于管先生,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尚未成就,陳某、張某訴請解除合同理由并不充分。具體分析如下:

   1) 根據雙方簽訂的《股權投資協議書》,陳某、張某對其中的7000萬元的支付有明確付款期限的約定,而剩余款項雙方約定的付款時間為“根據實際情況另行商定支付”,現雙方未就剩余款項的支付達成一致,《股權投資協議書》中亦未明確約定辦理股權變更登記的具體時間,應認定雙方均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在股權轉讓價款爭議未解決的情況下,陳某、張某拒絕按雙方約定的1億元足額支付轉讓款,管先生亦相應地有權拒絕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

   2) 沈某在另案訴訟中申請對平江新城公司的股權予以查封,而以陳某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為沈某提供了財產擔保,亦可說明陳某對于沈某申請查封平江新城公司100%股權一事是知情的,且對于因查封無法辦理股權變更存在合理預期,在陳某、張某明知甚至協助股權被司法查封暫時無法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的情況下,其仍以管先生無法如期辦理股權轉讓變更登記為由訴請解除合同,有強人所難之嫌,有悖常情常理,亦可印證股權未能如期過戶并非完全由于管先生之因素。

   3) 沈某、陳某、張某與管先生及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平江新城公司簽訂的《和解協議》,約定平江新城公司的股權繼續登記在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名下,待明確平江新城公司股權歸屬后再協助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此時平江新城公司股權尚未被另案查封,該約定表明雙方已就暫時不予辦理股權變更手續達成一致意見。自《和解協議》簽訂至2013年7月,陳某、張某提起本案訴訟,各方均是按照《和解協議》的約定在履行相關安排,即在平江新城公司股權歸屬明確之前,股權繼續登記在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名下,暫不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在此期間無證據顯示陳某、張某曾要求管先生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手續?!逗徒廡欏返諂嚀踉級?,各方確認該和解協議的任何條款以及協議項下的付款行為均不能作為各方通過任何途徑主張任何權利的依據,這表明簽約各方不能依據《和解協議》要求他方履行義務,但在《和解協議》已經履行的情況下,一方反悔要求恢復至履行前狀態的,需要有關各方的積極協助。就股權變更登記而言,如果陳某、張某要求在股權歸屬明確之前辦理變更登記手續,即便管先生同意,還需虎丘公司等八股東、平江新城公司、沈某的同意并配合才能順利實施,故不能將股權未能變更完全歸于管先生一方的因素?!逗徒廡欏飯倘徊荒蘢魑履?、張某放棄合同解除權的依據,但可以作為判斷陳某、張某行使合同解除權的條件是否成就的依據,據前述分析可知,在陳某、張某提起本案訴訟前未辦理股權變更登記,是簽約各方履行《和解協議》的結果,不可歸結于管先生一方的因素所致。

   4) 案涉股權當時雖被查封,但司法查封系臨時強制措施,并不影響股權轉讓合同目的的最終實現,陳某、張某以股權被司法查封為由訴請解除合同依據不足。

   綜上,再審法院認為,一、二審法院判令合同解除屬于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錯誤,并導致裁判結果錯誤,依法應予撤銷。


2018年10月28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沈志耕律師、張若為律師為客戶挽回約1.3億損失

添加時間:

縱橫資訊

當前位置:

20选5开奖结果彩票控 Powered by CloudDream